恐婚潮,彩礼,媳妇

河北部分农村出现“恐婚潮” 彩礼行情不断高涨

2019-08-18  分类: 资讯  参与: 人  点这评论

  春节期间,记者回河北老家发现,农村近几年出现的“恐婚潮”愈演愈烈。农村适龄男青年普遍担忧“娶媳妇难”,到了适婚年龄结不了婚。

  “高价彩礼”成压力

  河北省馆陶县柴堡镇东村一陈姓家的二儿子大年初八结婚,家人算了一笔“娶媳妇账”:相亲见面一千一,订婚下礼一万一,结婚彩礼八万八,应女方要求买了辆小汽车4万多,冰箱、空调等家电一应俱全,“不算盖新房、谢媒人的钱,娶媳妇至少要花15万”。

  记者采访了解,目前,在馆陶县农村,娶媳妇的“总成本”已达30万元左右。

  春节期间,走亲访友,“娶媳妇难”成为乡亲们的主要话题之一。亲友们言语间的一个必备环节,便是交换手里的适婚男女资源,如果哪个人有女方资源,往往成为“座上宾”。

  “小伙子多,姑娘少”“姑娘越来越金贵”“没车没房别提亲”…… 这些村民们常挂在嘴边的话,折射出当前农村“娶媳妇难”的尴尬现实。

  记者注意到,“高价彩礼”成为不少适婚男青年家庭的压力。不少家庭甚至还为“娶媳妇”负了债。越是贫困的地方,彩礼反而越高。

  在农村,不少家庭辛辛苦苦一辈子就为儿子攒钱盖房子娶媳妇,但最近几年,人们发现,辛辛苦苦攒钱,跟不上水涨船高的“高价彩礼”。

  记者的一个堂侄儿庆幸地说,幸亏他早结婚两年,当时女方要的彩礼是4万多,而第二年那一带的彩礼钱就“涨”到了六万六,因为结婚,堂侄儿家还向亲戚借了不少钱。老家人告诉记者,今年,有人家的彩礼已经要到十万元以上,此外,还得在县城买楼房当婚房。

  “重男轻女”埋下苦根儿 从“娶不起”到“娶不上”

  “娶媳妇难”带来的“恐婚潮”甚至催生了一大批农村职业媒人,而“谢媒礼”也不再只是吃一顿“谢媒宴”,还得要有一笔1000元左右的“中介费”。

  一位正在为儿子娶媳妇发愁的乡邻告诉记者,谁能给他儿子成功介绍对象,他马上兑现谢媒金一万元。

  除了发愁花钱多,更担心“没媳妇可娶”。农村人不说“性别比例”的概念,但 “一个胡同里7个该结婚的男青年都找不到对象”的尴尬现实,折射出“男多女少”之苦。

  村民们分析说,出现“娶媳妇难”,一是这些年经济发展了,农民收入高了,消费方面也向城里人看齐,比如电脑、小汽车成了必备品,彩礼也随之水涨船高,导致“娶不起”;二是几千年“重男轻女”的观念在计划生育政策背景下扭曲变形,形成生男孩的“浪潮”,男多女少。

  一位村民对记者感叹,他们村西半截有近30个适龄男青年在婚姻上还没有眉目。这位年长的村民感慨,今天“娶媳妇难”的苦根儿,20多年前就种下了,为啥?当时都抢着生男孩。有的人查出来是女婴甚至去堕胎。

  性别比例失调亟待重视

  愈演愈烈的“恐婚潮”面前,农村几千年“重男轻女”的观念开始动摇,“女儿也是宝”“女孩更金贵”等说法也越来越被村民们提起。

  记者在老家农村发现,伴随着“恐婚潮”而来的,还有离婚率的明显上升。许多人告诉记者,以前,村里人十分讳言“离婚”一事,而如今,“再婚”“再娶”早已不足为奇,重组家庭也多见起来。

  记者采访了解到,农村出现的“恐婚潮”不只限于一省一地,在河北、河南、山东、贵州等地农村都不同程度出现这一现象。有数据推算称,按照目前婴幼儿性别比例,到2020年,中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多出3000万以上。

  专家指出,男女比例失调的趋势及由此导致的社会问题亟待引起重视。首先,严格落实国家有关法律政策,对扭曲落实计划生育政策的行为及时纠偏;其次,在上学、就业等方面真正做到男女平等,切实提高女性社会地位。(记者 闫起磊)

相关阅读: